风笛

这次,我知道了江边那片梦幻般的草,有个好听的名字——粉黛子。

假杂志的“日本摄影集黄金期展”

秋意渐浓,气温越来越舒适。理想的周末应该有阳光,又十分凉爽,此时便愿意出去走走。草木知秋,裸露在秋阳下的万物还有生气,又与周遭沉寂的氛围吻合,少了轻佻之意,成熟而有魅力。


一座城市的表面温度 初次胶片:)

一座城市的表面温度 初次胶片:)

就这样吧 趁
夕阳没有完全隐退
什么都不用想 坐在
斜斜的草坡 与
匆匆走过的路人不一样
时间完完整整附体
就这么坐着 世界
很遥远
包括你 风
却触手可及
又瞬间从我指缝间溜走

我愿这么坐着 久久地
鸟从头顶飞过
鱼从脚下游过
它们不会思考生与死的问题
快乐简单 我
此刻也是
身边的陌生人 他们
不知道
和自己虚度一段时光 多么
奢侈

一座城市的表面温度

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 晴
向晚时分出来散步,空气好到让我不知感谢谁,凉爽的风与蓝天上的云那么般配,洒脱飘逸。被风吹皱的湖水与风说着情话,漫步于几乎无人的湖边,看着夕阳渐渐西沉,天边的色彩也红的愈加秾丽,像一杯甘醇的红酒泼洒到西天,映着金色的光,美得让心隐隐的痛。一弯皎洁的上弦月此时正斜挂蓝色天心,几缕绯红的流云在它不远处舒展妙曼的羽衣,呆呆地望着,夕阳一点点沉下去了,沉下去了,这迷人的夏日黄昏……

一座城市的表面温度

一座城市的表面温度

沉寂的冬天
记忆中的故乡 泛着淡淡的黄
如消褪的青春
带着淡淡的哀愁
你 曾经的少年
戴一顶黑色礼帽 坐在河边
对岸的树长高了 房子却老了
它们似乎无心对镜自怜
一切仿佛睡梦中
只有你
呆呆地醒着 沉入饱满的孤独
你在想什么 无人知晓
树在想什么 你也无从知道

——题老照片《乡愁》1910年代 Charles Corbet摄 这张照片让我想到塔可夫斯基的电影《乡愁》@老相册 

一座城市的表面温度

2017年5月7日  星期日   多云

我的音乐笔记——

今天是柴可夫斯基诞辰177周年,勃拉姆斯诞辰184周年。今年也是勃拉姆斯逝世120周年。《秋帆乐话》音乐沙龙第55期推出了纪念勃拉姆斯专场,在这春光烂漫的五月,以郁达夫小说“春风沉醉的晚上”为这期沙龙的名字,甚是应景。贺老师每期沙龙的名字和海报的照片都是精心筛选确定的,从形式到内容感觉到一种电影海报的考究,也显示了贺老师在文学和艺术领域的敏锐。在古典音乐里,勃拉姆斯的曲目我听的相对较多,朋友中有两位古典乐迷都比较推崇这位闷骚男,后来看了关于勃拉姆斯的很多文字描述,都绕不开他对师母克拉...

一座城市的表面温度

2017年4月26日 星期三 阵雨
下午,微雨中的校园,植物散发着蓬勃的气息。走过一棵开着白花的树,浓郁的花香一下吸引了我,忍不住停下来细细打量藏在绿叶中的白花,不用凑得很近,香味已经把我包围。有女孩问我,老师,是什么花?我一时无法判断,低头看到树下有一个植物标牌,上面写着:橘花。我突然觉得这花原来是见过的,而且橘树的叶片也应该熟悉的,只是在结橘子前,忽略了它开花的模样。那洁白的五片花瓣,瓣瓣分明,簇拥着中间黄色的花蕊,干净,简明。突然想到前不久收到儿子送的一瓶香水就是橘花香型,很少见的香型,喷洒一点,整个人都散发着橘花的甜美芳香。橘花,橘花……心里念着花名,一首歌不由得被拉至耳畔——Orange Blossom Ring(橘花戒指),一首好听的欧洲民谣,记得当时请一个酷爱民谣的朋友Waters翻译了歌词,边听边体味着歌词,感觉歌声瞬间有了灵魂,与歌者沙哑、哀伤的声音透出的思念、伤怀契合了,文字本身透出一种古典美,用平静的口吻,叙述着曾经剧烈的疼痛,呈现眼前的却是温和、宁静的画面:一个美丽的少妇,两只橘花戒指,两段爱的经历。
让学生从办公室取了剪刀,小心剪下一枝橘花带回办公室,座位周围立刻被橘花的芳香弥漫,因为这枝花,心甘情愿地加了一会儿班,批阅完当天的试卷,带着愉悦的心情回家。

4月4日   清明   慈城

4月1日 清清明明——奉化大堰

2017年4月1日

我就是我,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。——张国荣《我》

Dream is a window,from inside which we have seen the future with our eyes of soul.

关注的博客